只是你的众生里,从来就没有我。

他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就是开会摸了个鱼,差点徒手捏碎手机屏!!!!!

老福特最近发什么神经,给我塞了好多莫名其妙的关注👿👿👿👿👿👿

完结文目录

超链接搞得眼睛都要瞎了,如果有错麻烦请告知=3=

有空把未完结也搞一搞叭!

MingKit

电灯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我好喜欢这一幕啊,其他片段都在脑内新民。只有这一幕想起的是少帅站在病房前,看老师师母相互依偎,恃住年少气盛,只有忍耐的伤心。

[顺懂]脱轨出本番外

凭借各自在电影里的优异发挥,年末的一个颇为重要的颁奖礼,李懂获得一个最佳男配角的提名。顾顺获得最佳男主角提名。

他们一起出席了颁奖礼。

红毯是陪着各自的剧组分开走的,红毯女主持人是向来以敢说敢做博出位的,她对顾顺做了一个想上下其手又忍住的动作,问,“我现在摸你会不会被打啊?”

顾顺装傻,“不会吧,喜欢我的人都很温柔的。”

女主持人顺着说,“那就是能摸喽?”

顾顺展笑,“但是有人回家会打我啊。”

女主持人说,“哇,你家里管得好严啊。”

其他人都笑了。

李懂在红毯外候场,围观的人有的在用手机刷红毯采访直播,李懂不懂为什么大家都看着他笑。

他很紧张,低头看了看自己,西装扣子没错,皮...

[顺懂]脱轨出本版结局

20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举起手机,按键声在春雨声里森森地连成一片。


前段时间这声音还让李懂想起枪林弹雨,但现在,他想,爱拍拍吧。


还有什么好怕的。


顾顺冲他一抬下巴,“嗨。好久不见。”


他问顾顺,“你嘴巴怎么了?”


顾顺一抹嘴唇,手指上沾了血,“被我经纪人打了。”


李懂哦了一声,“我要是你经纪人,我也打你。”


顾顺哈哈一笑,“还好你只是我男朋友。”


他遮低雨伞,单手扶住李懂下颚亲他,“愿意和我一起上战场吗,观察员?”...


我不信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蠢,收到一日为师的盆友们,你们有注意到最后的两页铜版纸里有插图吗?应该不止我一个人没发现吧!!!!!!!

[瑜昉]寻找彩蛋3

黄景瑜坐在教室里,手里捏着笔,桌子上摊着一张考卷。

心如死灰。

后面坐着同样心如死灰的阿宅。

黄景瑜特别无语,“这什么鬼游戏啊?不打怪就算了,还给你整张考卷考试啊?”

他看了一眼卷子,更无语了,“还考高数微积分啊?神经病啊?”

他在卷子上涂鸦了一只鲸鱼,说,“我要是随便乱做会怎么样?”

他话音刚落,就觉得肩膀痒痒的,他顺手一摸,摸到一缕黑色长发。

黄景瑜一愣。

他下意识转头一看。

一个长发女鬼的脸就靠在他肩膀上,同他脸对着脸。

女鬼冲他一笑。

下巴就掉了下来。

露出了黑洞洞的嘴。

那下颚连皮带骨地啪叽砸到黄景瑜手里。

黄景瑜吓得一抖,几乎是条件发射把骨头扔了出去。...

[瑜昉]寻找彩蛋2

原头号玩家paro


第二关提示语是,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黄景瑜分析了一下,说,“估计是让我们直面自己最害怕的任务吧。”


尹昉问,“你最怕什么?”


黄景瑜说,“论文啊,考试啊。”


他说,“你不知道我专业课老师人称天山童姥。”


尹昉说,“天山童姥?”


黄景瑜说,“对啊。”


他说,“一方面是长得童颜,一方面是手段残忍。”


“考59.5都不让你过。”


他叹气,“简直灭绝人性,生灵涂炭。”


尹昉乐了,“我觉得挺好啊,要求严格,是对你们负责。”


他问,“你什么专业?”


黄景瑜说,“工商管理啊。”


尹昉说,“你也工商管理啊?...

[瑜昉]

头号玩家paro

设定跟电影里一样的,也是全息游戏,找到三把钥匙得到最后的彩蛋。

第一把钥匙在一个名为红海行动的游戏任务里找。

每天一次机会,晚上八点任务开启。

至今一年,没人找到。

黄景瑜和王彦霖组成狙察组,也折腾一年了没结果。

这天晚上七点多,大家都跟往常一样准备去传送门前等待传送。

王彦霖他暗恋对象突然给他电话约他吃饭。

王彦霖心花怒放,又觉得放黄景瑜鸽子不好意思,只好抓了自己的好兄弟尹昉凑数。

尹昉平时不玩游戏的嘛,磨磨蹭蹭摸索了一会才上线。

那临时换人黄景瑜肯定不愿意嘛,尹昉上来就听他跟王彦霖抱怨,“你那朋友行不行啊?我到时候是当队友还是当老妈子啊?”

王彦霖早...

呜呜呜太可爱了吧我爆炸!!小黄可长点心吧,让尹总端西瓜,等着卖身卖肾叭🙄🙄🙄🙄

二木子-让我安心的摸鱼:

@有朝一日 太太的沙雕脑洞打call!!!!✧*。٩(ˊᗜˋ*)و✧*。请大家都来看看吧!!!
夏日里的小黄一家三口!!!西瓜赛高!!!

来,请都来看看这不动声色的性!张!力!

湍行特急:

@有朝一日 的《一日为师》售个后!
取材自我昨天扫描的杂志

[瑜昉]沙雕脑洞11

*为了新视频我食言而肥跑路回来惹


黄景瑜推着自行车和女同事走到弄堂口。


他再回头,已经看不到小昉了,就看见王彦霖郭家豪那几个人挤在临街的窗户里给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弄堂外霓虹闪烁,他载着女同事穿行过大街小巷,晚饭堵在胃里烧着。


烧得他难受。


他闷头闷脑骑了一会,忽然开口,“我好像知道是谁偷了你的车了。”


女同事笑着说,“我好像也知道谁偷了我的车。”


黄景瑜啊?


他说,“你知道啊?”


他着急,“你别怪王彦霖他们,他们其实也是为了我。”...

[瑜昉]沙雕脑洞10


晚上黄景瑜回来,在饭桌上,老王添油加醋这么一说。

黄景瑜傻眼,“王彦霖同志,你这是坑我啊还是坑我啊?”

他非常无语,“你是图一时嘴快了,我去哪儿找一个十全十美的女朋友撑场子啊?”

王彦霖自知理亏,开始忽悠,“你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他说,“你是谁啊?你是蛟龙车间门面难波旺!”

他说,“你没听我们车间小姑娘经常夸你帅得像明星吗?”

就听小昉慢腾腾地问,“是吗?”

王彦霖说,“那可不。”

他继续吹,“远看周润发,近看王大锤。”

他说,“找个女朋友,还不分分钟的事?”

总之,为黄景瑜找个十全十美女朋友提上蛟龙组日程。

这天黄景瑜下班,一个女同事和他一前一后走到车棚提自...

[瑜昉]沙雕脑洞9

*不认输的今日二更

早上黄景瑜买完菜就上班了。

中午小昉睡了个短觉。黄景瑜不在家的时候,比利就偷摸上床和小昉挤着睡。

小昉没两下被热醒了。

他盯着比利看了一会,从枕头下摸出两根橡皮筋来。

可怜的比利也被扎了两个冲天羊角辫。还恬不知耻地睡得呼呼响。

小昉用手机拍了它的傻样子发给黄景瑜。

他发微信,“像不像你?”

发完自己乐了一会,也不嫌热,把脸埋进比利的长毛里用力蹭了蹭。

可怜比利睡觉都不安生,埋怨地汪呜一声,用爪子一推小昉的脸,翻了个身,又睡了。

等太阳下去一点,小昉就例行遛狗。

比利是大型犬嘛。

所以准确点说,是狗遛小昉。

小昉被狗绳牵着一路狂奔,弄堂里有下了课的学...

[瑜昉]沙雕脑洞8

这天黄景瑜又睡了个自然醒。

他起来坐床上,摸摸头发,没有羊角辫,照照镜子,脸上没有简笔画。

他有点奇怪。

他把弄堂寻摸一圈,也没有看见小昉。

王彦霖看他蒙头蒙脑地,“干嘛呢?”

他问,“看见小昉了么?”

王彦霖刷着牙,很随意地说,“没啊,这大早上的,买菜去了吧。”

黄景瑜说,“那怎么没叫我呢?”

王彦霖跟看白痴似的看他一眼,“你多睡一会儿不好吗?”

他咕噜咕噜地漱口,“你们俩连体婴啊,干嘛非得一起?”

说的倒也是。

黄景瑜刷牙洗脸,摸去早餐摊吃了早餐,又买回来一份放在桌子上,用盘子盖好。

等晚上回家,他咚咚咚直奔厨房,厨房烟火气缭绕,小昉正在炸糖醋排骨,油锅里噼里啪啦地...

[瑜昉]沙雕脑洞7



黄景瑜说带小昉去博物馆,但他俩从早市回来,博物馆都还没开门,也就暂时耽搁下来。

他跟小昉说,“就是一些盆啊罐啊,还都是碎的,灰不溜丢的。”

用他的话说,白送都嫌拿着一手灰。

小昉问,你怎么知道啊?你去过啊?

黄景瑜嘿了一声,揽住小昉肩膀,“你哥我十六岁就出来闯荡江湖了,什么工作没做过呀?”

小昉眼睛亮起来,“你在博物馆工作过?”

黄景瑜嘿嘿两声,“我给博物馆送过外卖。”

小昉笑着锤他一下。

黄景瑜老家在丹东,很早就出来了,确实什么工作都做过。

他妈一开始哭得死去活来,觉得十六岁小孩出这样的远门自己讨生活肯定要被人骗被人欺负的。

哭又不敢在他跟前哭。就想天天给他打电话。...

[瑜昉]沙雕脑洞6

小昉说,“那我们这是在谈恋爱吗?”

王彦霖等人的勺子,啪嗒掉在了桌上。

他们对视了一眼,忽然都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黄景瑜差点乐出眼泪来,“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说,“我跟你,是两个爷们儿啊?”

小昉说,“两个爷们儿,就不能恋爱啊?”

黄景瑜想了想,“也不是。”

“但是我吧,”他一边说,一边夹了一筷子土豆丝塞嘴里嚼着,“哎呀,这么跟你说吧,我前女友,胸大腿长,大眼长发,漂亮得不得了。”

他又夹了一筷子,“我就喜欢那样的。”

他肘了下小昉,“懂了吧?”

小昉说哦。

小昉捧着碗,用筷子夹了一口白饭,还没到嘴,忽然歪着脑袋问,“那这么漂亮,怎么就成了前女友啊?”

黄...

[瑜昉]沙雕脑洞5

烤冷面打开了小昉新世界的大门。

这天王彦霖下班回家路过黄景瑜家。

看见黄景瑜蹲在家门口。

比利趴在他脚边。

他走近一步,忽然卧槽一声,跳开三米远。

王彦霖捏着鼻子,“黄景瑜!你是不是屯了一年的臭袜子没洗?”

黄景瑜跳起来,“你才屯了一年的臭袜子没洗!”

王彦霖说,“那什么玩意儿这么臭?”

他崩溃,“这他妈都快臭成生化武器了!”

黄景瑜又蔫下去。

“是小昉在吃臭豆腐。”

比利呜汪一声用爪子捂住了鼻子。

小昉一连吃了三天,王彦霖被臭出了心理阴影,第四天下班回家,他对黄景瑜说,“你看,比利今天连家门口都不呆,臭到离家出走了,”

他同情地,“我看你,还是去我家避一避。”

他...

[瑜昉]沙雕脑洞4

*今天沙雕脑洞起名字了吗?

没有。

黄景瑜和小昉就这么一身泥泞地回到小弄堂里。

小昉从自行车后座上跳下来,嚷嚷,“脏死了,臭死了!”

黄景瑜停好自行车,说,“等着啊,哥带你体验一下露天超豪华淋浴。”

小昉好奇死了,问,“什么露天超豪华淋浴啊?”

他转来转去地问,“在哪里啊?远不远?”

他想了想,“要不要钱?是不是很贵?”

他话音刚落,黄景瑜就兜头一管水下来。

浇了个劈头盖脸。

小昉啊噗地往外喷水。

黄景瑜拿根水管接上洗衣池的水龙头,用拇指摁住管口,水很劲,喷得像小型瀑布。

就对准小昉喷。

虽然是夏天晚上,但冷水洗澡还是有点凉嘛,小昉就跳来跳去地躲。躲不过去就跑过去抢黄...

[瑜昉]宝贝计划7

*沙雕

黄景瑜的狐朋狗友听说他喜当爹,纷纷假借探望之名行看孩子之实。

他们到达黄景瑜报出来的地址,一出电梯门,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从对面门蹿出来。

一个两三岁小孩光着屁股在前面跑。

黄景瑜左脸颊画着一只乌龟,右脸颊一朵娇花,额头上是抽象画。

他举着裤子追,“祖宗,穿裤子!!!!”

黄景瑜把朋友们让进客厅。

一个朋友背着手评价,“你左脸这只乌龟笔触细腻,右脸这朵花风格写意。”

另一个朋友一本正经,“乃儿有大将之风,是未来的毕加索。”

两个人终于忍不住,在沙发上放声大笑。

他们一边笑一边揉肚子,“景瑜啊,我们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白得这么大一儿子啊?”

黄景瑜袖着手说,“羡慕啊...

【瑜昉】宝贝计划 6

来啦!

Heartquake:

*轻微ABO


*联文


@有朝一日 老师你慢点等等我


卡的太销魂了,让各位久等!被老师疯狂打屁股的我如是说道!


尹老师出公差了,家里只剩黄景瑜和小朋友。


黄景瑜高兴坏了。


“你想吃什么!”


他一边给小朋友举高高一边问道。


“猪蹄!”


小朋友一边被举高高一边回道。


“耶!”


两个猪蹄狂魔一拍即合。


这套房子正好处于一个大型商场的上面,坐电梯下到底,再走两步,就是生鲜区。


黄景瑜没敢把小朋友带出来,一个人推着购物车混在一群奶奶阿...

我心头小昉,就长这样。

[瑜昉]亟待取名的沙雕脑洞3

*沙雕脑洞变成沙雕连载了。

小昉和黄景瑜一人顶一个鸟窝头,蹲在小弄堂里刷牙。

小昉握着手柄,牙刷毛抵住兔牙,他等了一会,很诧异地问,“牙刷怎么不动?”

黄景瑜满嘴泡沫,也诧异,“牙刷怎么会动?”

他醒悟过来,“哦,你说电动牙刷啊?”

小昉就说,“我要电动牙刷,这个牙刷刷不干净。”

为了证明他的话是真的,他张开嘴,给黄景瑜看他的兔牙。

黄景瑜作势弹他额头,“还我要电动牙刷,你知不知道电动牙刷多少钱啊?”

小昉遮住额头不让他弹,“钱钱钱,你掉钱窟窿里了啊。”

黄景瑜瞅准空子,食指一敲他鼻子尖,“我不得存点老婆本啊?”

小昉说,“抠成这样哪个肯嫁你!”

小麦右手豆浆,左手面饼,...

[瑜昉]一个沙雕脑洞2

*连沙雕脑洞也能写连载,拖出去毙了吧

郭家豪说,“好好的总裁,怎么会说不见就不见?”

王彦霖开始唱,“江南皮革厂倒闭了,老板黄鹤吃喝嫖赌,欠下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小麦紧张兮兮地,“你系说,我们老总跑路啦?”

王彦霖耸肩,“谁知道啊?我又不能上达天听。”

杜江插进来,低声说,“听说是派系斗争,新旧两派在争呢。”

张译说,“神仙打架,我们这些小鬼最多求个自身平安,其他的,就别管了。”

他说,“管他老总在哪儿,反正不在我们这。”

其他人点头称是。

小昉阿啾一声。

蒋璐霞说,“小昉你怎么打喷嚏了,是不是感冒了?”

她转头骂黄景瑜,“你晚上睡觉是不是抢小昉被子了!”...

[瑜昉]一个沙雕脑洞

*梗来自王子变青蛙。

红海公司高层震动,坊间传言要裁员。

蛟龙车间趁着午饭时间,围坐一起议论纷纷。

郭家豪说,“你们也别丧了,我们八个大小伙子有手有脚,最不济工地搬砖,还愁不能养家糊口?”

黄景瑜说,“什么八个大小伙子,你睁大眼睛看看清楚!”

郭家豪扳着手指头一个一个数过去,张译,杜江,黄景瑜,麦亨利,王彦霖,王雨甜,蒋璐霞,再加上自己。

“八个,没错呀?”

黄景瑜吸着ad钙奶,“那人家还是个宝宝,怎么能算大小伙子啊。”

郭家豪痛心疾首,“看见没有,就是像景瑜这样的工人多了,我们公司才要裁员。”

黄景瑜说,“我喝个neinei怎么了?我还没说你呢。”

郭家豪说,“我怎么了?...

[瑜昉]宝贝计划5

*一路沙雕。

当天夜里,黄景瑜和尹昉抱着孩子互相挡雨的照片就上了社交网站。

公关小组拿出方案,和尹昉真戏假做,塑造负责任好父亲形象。

黄景瑜说,“我觉得不行。”

刘峥说,“哦。”

黄景瑜说,“我觉得真的不行。”

刘峥说,“哦。”

他说,“不行就不行吧,我知道了。”

黄景瑜没想到他今天居然这么好说话,“你知道什么了?”

刘峥说,“知道你搞不定尹昉和你配合演这一出戏呗。”

黄景瑜结巴了一下,“谁,谁说我搞不定尹昉了?”

刘峥问,“哦?难道你搞得定?”

黄景瑜不说话了。

刘峥很体贴地说,“算了,我明白你的难处。”

他双手抱胸,叹了一口气,“尹昉不是普通人,不是随便什么人都...

【瑜昉】宝贝计划 4

啊,我来了!

Heartquake:

*轻微ABO


*联文


@有朝一日 接棒


不是分时间线,全看我们怎么起飞


尹昉出门的时候是下午三点。


到家是下午七点。


他一推开门,就看到新来的保姆躺在地板上,肚皮上瘫着一个小朋友。


小朋友手里抓着保姆的帽衫下摆,一大一小睡的正香。


尹昉悄无声息的关上了门。


黄景瑜是被饭菜的香味勾醒的。


他猛的从地板上坐起来,下意识的还兜了一下小朋友的屁股。


“……什么味儿?”


“油渣萝卜汤。”


尹昉端着锅从厨房里出来,正好接了他的话。...

忘了说,刘峥的名字错了是我故意的,没什么,就是这么沙雕的剧情扯工作人员的真名我有羞耻感……

[瑜昉]宝贝计划3

*沙雕

黄景瑜冲去了尹昉公寓。

昨天他开车送尹昉回家,还记得路。

他非常理直气壮地摁响了尹昉的家门铃。

没人应。

又摁。

还是没应。

黄景瑜心想卧槽尹昉不是又跑了吧,这时才听到噼里啪啦的脚步声。

尹昉一手抱着宝宝,一手开门,说,“你终于来……”

他抬头看见黄景瑜,“靠,怎么是你?”

没等黄景瑜说话,他又有点忙乱地掏出手机打电话,“你们这个中介所怎么回事?”

他向来好脾气,这时候声音也有点大了,“说好的育儿嫂八点半来,我都等到快九点……我上班已经迟到了!”

他怀里的宝宝好奇地打量黄景瑜,眼睛圆圆的,脸颊鼓鼓的。

眼皮上和尹昉同样的位置上有一颗小痣。

黄景瑜被看得有点不...

1 / 5

© 有朝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