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你的众生里,从来就没有我。

崔秘书和司机还有qq这个娇小玲珑的好朋友啊!没有在怕的!

沙雕脑洞居然也能过20,我废话真的好多啊,码到怀疑人生怀疑自己。😭😭😭😭😭😭

[顺懂]脱轨出本番外

凭借各自在电影里的优异发挥,年末的一个颇为重要的颁奖礼,李懂获得一个最佳男配角的提名。顾顺获得最佳男主角提名。

他们一起出席了颁奖礼。

红毯是陪着各自的剧组分开走的,红毯女主持人是向来以敢说敢做博出位的,她对顾顺做了一个想上下其手又忍住的动作,问,“我现在摸你会不会被打啊?”

顾顺装傻,“不会吧,喜欢我的人都很温柔的。”

女主持人顺着说,“那就是能摸喽?”

顾顺展笑,“但是有人回家会打我啊。”

女主持人说,“哇,你家里管得好严啊。”

其他人都笑了。

李懂在红毯外候场,围观的人有的在用手机刷红毯采访直播,李懂不懂为什么大家都看着他笑。

他很紧张,低头看了看自己,西装扣子没错,皮...

[顺懂]脱轨出本版结局

20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举起手机,按键声在春雨声里森森地连成一片。


前段时间这声音还让李懂想起枪林弹雨,但现在,他想,爱拍拍吧。


还有什么好怕的。


顾顺冲他一抬下巴,“嗨。好久不见。”


他问顾顺,“你嘴巴怎么了?”


顾顺一抹嘴唇,手指上沾了血,“被我经纪人打了。”


李懂哦了一声,“我要是你经纪人,我也打你。”


顾顺哈哈一笑,“还好你只是我男朋友。”


他遮低雨伞,单手扶住李懂下颚亲他,“愿意和我一起上战场吗,观察员?”...


我心头小昉,就长这样。

《他在他的众生里》

半夜三更爬起来看文评!谢谢谢谢谢!!

无澜:


斗胆 @有朝一日 ,不算是长评,整理了自己的一点日记和感受,我浅薄鄙陋,没有什么文笔,有一部分内容我已经发过评论,请见谅。如有错漏,烦请指正。


一. 我的碎碎念日记


我在五月八日的日记里写准备追《一日为师》(此时刚刚发现这篇文),刚开始对它的印象是带感:“他们屠你的命,就是在诛我的心。”对老师有爱意、手握大权的少帅和明明对学生有意却一直隐忍的教书先生,他们有丰富的过去……令人期待。
五月三十日[对应的是《一日为师》19 少帅救了老师]:一醒来发现《一日为师》更新了。少帅踏着老师的血走过来,希望他日后不要再让老师流血流泪了...

谁立寒冬雪

谢谢谢谢长评!!!!!!

归去来兮:

  从此他这一生里 再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看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叹一口气,他们背后的家国离别,爱恨情仇,就这样以这种方式结尾了。


  刚开始追的时候想,是个快乐的结局就好了,想着有没有可能他们一起抛了这一切,从那片土地离开,去哪都好,只他们两个人。


  看到后面,少帅失了父亲,举目无亲,大背景下的独身一人似乎就成了定居,我就想,能不能尹先生陪着他,这些苦痛他们一起背负也好。


  真正到了结局,却又真的舒了一口气,少帅离去,尹老师带着那方地图安稳存留在...

又捞到一篇长评我流liu!!!!!

正经姑娘:

总算是逮到了一个不休不止的阴雨天一口气读完,斗胆来给 @有朝一日 太太写个长评(●°u°●)​ 」


我爆炸羡慕太太这样富含生机的文字了,每一个字句都像是一帧帧画面从我眼前跳过,我读尹老师受刑,心脏紧缩,读景瑜离去,忍不住叹息,我看到的结局,镜头从尹老师颤抖的脊背拉远至天边,背景音可能是小景瑜絮絮叨叨的声音“尹老师,那我们先在国内建一个家,有一只猫,一只狗,一个紫藤花架……”


民国,那是个怎样的时代?


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举家逃难,溢出人心的恐慌怎么容得下一场无关风花雪月却背负着万千...

原地飞升赞美我们湍太!!!!这一幕也太美了吧,和我想的一样😭😭😭😭😭😭😭

湍行特急:

 @有朝一日 完结啦舍不得!

我其实不是特别害怕生死上的BE,只要是一段描写的足够真实切肤的互相交织的感情我就很享受!再次无限赞美面老师!

有小鸟!!!军装大氅还披在老师肩头!!哭了!谢谢太太!!!!

阿大AOKA:

@有朝一日 :

今天看完《一日为师》的结局,真的心绞痛,感觉是时候表达一下自己对太太的爱意了!!!不会写长评,只能用爆肝一天的渣图回报您了。。。
今世不能同生,不能共死,那就下一世再相遇时,好好珍惜彼此吧😂😂😂

有朝一日,我会是你的众生

啊啊涌抱您爱您,长评手速太快了吧我惊叹出声!!!!今天的我是一只幸福的仓鼠用力跳跳跳!!!

风袭:

一寸山河一寸血
 
                    ——记《一日为师》
                  ...

风月白头样书到手啦,请不要嫌弃我拍得丑,质感不错我很喜欢,希望大家也喜欢,15号开始发货啦。

占tag抱歉啦!

“半个小时前你亲吻过的地方,为什么现在是个血窟窿呢?”
被评论一刀扎到我现在搬砖都是懵逼的……见过我这么废柴的吗?啊?

[顺懂]沙雕小段子

非常沙雕非常短小

顾顺光着上身坐在窗沿抽烟,有过路人吹口哨,同他搭讪。

顾顺习以为常,咬着烟屁股只是笑,不做其他反应。

李懂有点吃味,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动来动去不免重手重脚,乒乒乓乓都是声音。

过一会拿了件t,“穿上。”

又过一会拿了口罩帽子,“戴上。”

“李懂小朋友。”顾顺手指夹着烟屁股一点他的鼻子尖,“吃醋啊?”

李懂面子挂不住,恶声恶气说,“你肺炎刚好,又着凉发烧我才不管!”

顾顺跳下窗沿,握住他肩膀,带呛人烟味的嘴就跟着亲上来了。

春风吹得他唇舌温凉,像吻一块烟味果冻。

顾顺亲完了笑,“脾气这么臭,怎么嘴巴亲起来这么甜。”

李懂就没脾气了。

说实话,李懂也觉得自己...

脱轨20章回炉重造了,先锁了~

不知道该怎么说啦,字很漂亮,超级感谢!!!!今天真的是爆炸感动的一天,被好多好心的朋友施以援手,临睡前又收到这么漂亮的字,真的好感谢!

闲鱼野鹤:

《脱轨》大概是AU系列里我最喜欢的一篇文了,有种明知道是假的是故事却真的能带入现实的真实感,它的真实感几度让我觉得“完了完了,要BE了吧”,更是在心里默默祈祷老天呀,求求你,请用爱回报认真相爱的人吧,以至于直到完结我都不敢相信这真的是一个HE的故事。
或许前方依旧枪林弹雨,但是他们携手并进共同御敌,他们互为对方的铜墙铁壁,世上还有什么能够抵得过这份美好呢?
文中顾顺擅自坦白的那一段我真的太喜欢了,很想写一写,抄一抄,向@有朝一日 太...

[顺懂]脱轨19

*娱乐圈au

经纪人也要走了,他手头上还有别的艺人,别的工作。

临走前,他扶着门框问,“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有好几个真人秀节目都向你邀约了,我劝你试试,积累一点热度,后面也好拍戏。”

他没说出口的是,这些真人秀节目是请不动顾顺,请李懂是为了把顾顺,把他们的绯闻,性向,当梗,当笑谈,当看点。

他们都心知肚明。

“你好好想一想,脸面不能当饭吃,毕竟你和公司合同也要到期了,公司……不养闲人。”

李懂点点头。关上门,房间里又只剩他一个了。

他攥紧手机,手机里是顾顺发完照片后的话。

第一条是,“我不分手。”

第二条紧接着飞来,“要扛一起扛。”

李懂回一条,“你别闹了。”

母...

[瑜昉/顺懂]写着玩2

*我也是万万没想到它居然有2……
*校园au

晚饭照例是在黄景瑜家吃的,尹昉家里情况特殊,家里十有八九没有人,黄景瑜家里人心疼他,也不说破,只说,“留下来帮你鲸鱼弟弟补个课。”

不过今天黄景瑜家里也没人。黄景瑜把他妈做好的饭拿去热,微波炉嗡嗡转,尹昉也转进厨房里,手里举着一张纸,“你又把考卷藏起来——”

黄景瑜双手合十,可怜兮兮地,“给我留点面子啊!考得这么坏,被我妈看到要骂死了。”

尹昉老气横秋地,“你不怕我骂啊?”

“怕啊!”黄景瑜头低低地拱他肩膀,“所以你就不要骂嘛。”

尹昉无可奈何地揪揪他耳朵。

吃完饭收拾好餐桌把作业铺上去做,昏黄的餐厅灯低低垂着,黄景瑜身量已经很高,坐着...

[瑜昉/顺懂]写着玩

*如题。
*校园au

盛夏时节,傍晚热风送来蝉鸣和一点玉兰花香。

尹昉下了舞蹈社,黄景瑜下了柔术社,两个人不约而同冲到学校小卖部去。

糟糕,冰柜里只剩最后一只雪糕。

尹昉比黄景瑜大两岁。

黄景瑜说,“你比我大,让让我。”

尹昉说,“你比我小,应该你让我。”

黄景瑜说,“老规矩,石头剪刀布吧。”

尹昉说,“行。”

两个人手举在背后正伸到半空,半路杀出一个顾顺,一手掏钱,一手捞雪糕往后扔给李懂。

他看了一眼在空中凝固的拳头和布,嗤一声,“幼稚。”

接着转头对李懂喊,“愣着干嘛?吃啊!”

李懂那圆眼睛在小卖部三个人上溜了一圈,“先来后到,你这样不行。”

黄景瑜和李懂一个年段一...

[顺懂]脱轨18

李懂手机在响,这样讲并不准确,手机已经设置成静音,它既没有声音,也不震动,只是屏幕发亮,上面投出顾顺两个字。

它无声地,凄楚地,闪着光。

李懂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终于停止无声嘶喊,反而经纪人接了个电话,李懂注意到他欲言又止,于是问,“怎么了?”

“没什么。”经纪人坐下来,揉了一把脸,“没什么。”他看了李懂一眼,叹口气,“好吧,是顾顺。”

“他说你压力一大就睡不着,让我睡前帮你热杯牛奶。”

有一瞬间,经纪人几乎不忍心细看李懂脸上表情,他只好装作没注意站起来开窗户,又忽然想起外面可能还有记者,只好悻悻放下手来。

于是房间继续憋闷昏暗下去。

经纪人陪他闷坐一会,忽然说,“...

[顺懂]脱轨17

*ooc

助理告诉经纪人顾顺要走的时候,经纪人正抓着方向盘在街上疾驰,他老婆说儿子已经烧了两天,再不回来,她就把门锁换了,他就在外面天高海阔爱干嘛干嘛吧。

他俩在电话里吵架,中年男人同生活的疲倦拉扯,让医院里的过路人频频侧目,顾顺这里焦头烂额,老婆那里又拉扯不放,经纪人跳进车里想,他妈的给自己找了两个祖宗。

助理刚说两句话,经纪人一踩刹车,差点撞到前车屁股上。

“楼下都是记者,他怎么出去?怎么出去?”

顾顺当然有办法,他花钱找个高个子,带上帽子口罩遮遮掩掩地从后门出去,助理敲边鼓,在记者身后喊,“顾顺,顾顺走了!”

他自己干脆利落地从正门走了。

经纪人不顾身后喇叭震天响,又打电话...

[顺懂]脱轨16

*ooc

这次的事件把李懂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演员推上了风口浪尖,某些人认为,从另外一个方面说,也不全算一件坏事。

毕竟娱乐圈不怕丑闻,怕的是默默无闻。

李懂接了一个直播访谈,得到消息的媒体把直播间门口都堵住了,话筒和摄像机在记者群里起伏,几乎淹没了李懂。

长枪短炮,白光频闪。

上一次这样的场合还是路演,顾顺还站在身边,用不容置疑地态度把他推出去,“说话。”

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上战场了。

经纪人以为他是被这架势吓蒙了,一直跩着他手,保安在开路,没什么用,人群很快挤满空隙。

这一路走得很难。直播间外面还有顾顺的影迷在抗议,他们认为李懂不应该在顾顺入院的时候这样消费顾顺,利用顾顺吸引关...

[顺懂]脱轨15

*二更

他俩确定关系那晚,李懂外套被雪浇得湿淋淋的,他呆了一晚上,到早上都没干,只好穿了顾顺的外套。黑色带帽风衣实在太大,顾顺笑他,背影就像只企鹅。

顾顺的朋友早上也来探病,正撞见企鹅的半个背影。

朋友看了看他,问,“刚你小情儿?”

“什么乱七八糟的。”顾顺忍不住先笑,“就一朋友。”

“骗你经纪人去。”朋友做个呕吐表情,“我怎么不知道你会用那种眼神看朋友。”

“什么眼神?”

朋友大拇指撅向镜子,“你自己看。”顾顺当然没法站起来看,朋友很风骚地对镜整理发型,“我十六七岁的时候也这么追过一个人,追得快死了都要。每天早饭,接送上下学,风雨无阻。”

“后来呢?”顾顺问。

“后来就没后...

[顺懂]脱轨14

*ooc

顾顺握着李懂的手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四只手两两十指相扣。

在此之前,顾顺还抽空把粘着的胡子撕了。

李懂说,“撕干什么,等会还得拍戏。”

顾顺说,“怕扎着你。”

等李懂在脑子里转了一个弯弄明白为什么顾顺脸上的胡子会扎着自己,顾顺已经把头一低一偏,亲上来了。

可喜可贺,李懂人生第二个吻终于晓得要把嘴巴张开,而不至于亲起来像一截木头。

顾顺的嘴唇看着薄而锋利,亲起来却是软的。李懂试着回应他,学着顾顺的样子用舌尖舔他的牙齿。

心里想,原来虎牙尝起来是这样的。

吻完了,嘴唇都有点麻了。

两个人额头抵着额头,眼睛对着眼睛,鼻尖对着鼻尖,同时哧地一声笑,因为离得太近,呼吸都吹得对...

[顺懂]脱轨13

爱情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掩饰的事情。

它像是密室里的一颗水蜜桃,明明已经尽量不动声色,但所有人都闻到了甜蜜的软香。

顾顺坐在特制的伤员椅子上看剧本,他本来不该出院,但剧组时间不等人。医生大发雷霆,让他签了全责自负的协议就赶紧滚蛋。

剧组的工作人员本来都该问问,“伤口怎么样了?还疼吗?一定很疼吧?”但他们经过他时,却想问,“发生什么好事了吗?你怎么这么开心?”

所有人都闻到了快乐的味道。

这太奇怪了,明明所有工作人员前几天还亲眼所见顾顺从高空坠落,被担架抬走时还口唇磕血,非常吓人。

但顾顺从来就有点桀骜,不太亲近人的意思,也就没人敢问。

他最近连原本荒草一片的社交网站也更新勤快起来...

[顺懂]脱轨12


*ooc

二更。

他摘下长焦镜头,让脖子松一口气,职业病关系,颈椎痛楚得快要尖叫了。

新来的搭档是个刚毕业的女孩子,他向工作室的头抗议过,头安抚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他背地里啧地一声,他们这些狗仔工作需要昼出夜伏,攀高爬低,有时荒郊野岭一趴就是一天,女孩子来厕所都没法上,他怀疑头是招不到人了,哄骗刚出炉的社会新人当狗仔看明星。

这年头,谁他妈还愿意当狗仔啊。

又累名声又差,同事们纷纷离职,不过他依然觉得自己有责任,那些明星表面光鲜,实际上满肚子蝇营狗苟,男盗女娼。

他觉得自己背负使命,把这些假象撕开,给世人真相。

某种意义上,他也算娱乐圈清道夫。

他再次举起望远镜往医院里看...

[顺懂]脱轨11

*ooc

挂掉电话,剧本更背不下去了。

李懂一个人站在片场外,长风送晚,月光零落,有点冷,他想把手塞进裤兜里,才发现他身上没有一个口袋。

他只好两手无靠失魂落魄地走回片场。

过道里有两个人在说话,李懂匆匆一瞥,发现是男四演员和他经纪人,两个人气氛不算好,男四沉着脸抽烟。

他在过道口等了一等,免得尴尬。

男四说,“你就说我病了,病快死了,喝不了酒,去不了了……我真没办法去,陈少那堆人玩起来简直……一个晚上三个人……我现在伤都没好,我就算不是个人,是个物件也不能这么使吧?”

经纪人骂,“你还真把自己当人了,把自己当条狗,当个洞,就是别当人。趁陈少还记得你,多捞点好,指缝里漏一点也够你...

脱轨 10

*ooc

今天李懂有场重头戏要拍。

他想爱又不敢的人死去,他在葬礼上当着所有人的面痛楚爆发。

是群戏,一百多人等着看他如何演绎这场死别。

第一条没过。

第二条没过。

从早上拍到下午,翻来覆去,催逼折磨,所有人筋疲力竭。

后来导演给顾顺看这段戏的粗剪,说,“李懂做了很多准备,其实不是他演得不好,只是我总觉得还不够。”

“他还有所保留。”

导演给李懂讲戏,李懂泪痕没干,眼睛还是红的,他已经尽力而为,不明白到底缺了哪一点。

导演问,“你心里有没有这样一个人,想看他又不敢,想亲他又不能,拼命和自己拉锯,和欲望拉锯,等到有一天,这人没了。”

“你理解的一部分是对的,对,有后悔,有痛...

[顺懂]脱轨9

*今日二更 夸我吗!

李懂确定拿下男二角色。

开拍之前李懂看了很多书做了很多功课,光人物小传就写了一两万字。

朋友来他家,看他密密麻麻的剧本和笔记,感叹道,“你这是拍戏还是考试啊?”

听说导演一眼就定下李懂,说他状态和人物贴,朋友问,“你这次演什么样的人啊?”

李懂低头想了想,说,“是个可恨的人。”

“想爱又不敢,最后害得别人空蹉跎。”

定妆照之后就是开机仪式。制片香港人,很讲风水,主创们拿着香,四处拜拜力求开拍大吉票房大卖。

李懂拜下去还没起身,忽然觉得手臂一痛,同剧组的男四举着香,一脸挑衅地说,“不好意思,戳到你了。”

李懂觉得这人有点眼熟,但又不认识,不过圈里这种叫不出...

[顺懂]脱轨8

*娱乐圈au
*我的妈,原来只想轻松嗨皮一下,越写越正经着ooc了救命。

人生大概就像条抛物线,丧到了最低点,总算有点起死回生的意思。

李懂本来都做好去泡横店的准备,谁知道经纪人面色古怪地通知他去参加一个电影的面试。

“你小子啊。”经纪人瞥他一眼,“去面试的时候不要犟,说点好听的。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要每次都和导演掰扯什么人物性格断裂,逻辑不通。现在都是挣快钱,谁有空听你一个小演员磨剧本。”

李懂哎了一声。

经纪人还是不放心,“我知道你认真,我就是欣赏你认真才签的你。在我们这圈子里,有地位才有资格认真,顾顺你也认识吧,到他那份上,认真才是认真,你的认真现在是不知好歹。”

乍一听顾顺...

1 / 3

© 有朝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